欢迎访问:第4色奇米26在线观看-最新777第四色米奇影视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天使监狱】(06-07)【作者:ranger4b】

字数:11099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第六章屈服之匙

  密室中央地上躺着一个身形娇小,扎着马尾身穿黑色行政套装,透明肉色丝袜及黑色高跟鞋的女子,她的口缠着白布,全身都被铁炼捆绑着蜷缩躺在地上,我细看了一眼,口中「唔唔」大叫着。

  老陈及志荣松开了圈着我手臀我手,按着我的肩膀要我跪下,我跪在地上用膝盖走到那女子前看清楚,没错的确是我的秘书小艾,他们用铁炼如绳子般捆绑着她,一点动静也没有。我「唔唔哇哇」大叫着。希望可以叫醒小艾。

  志荣松开我口中的嚼子,我恳求着他们:「求求你们,放过小艾吧,我什么事都可以做的,求求你们,小艾是一个孤儿,不要难为她好吗?」

  我跪着走到志荣身前:「志荣,我帮你口交,放过小艾吧。」

  我见志荣没有理睬,我跪着走到老陈脚边:「老陈,我让你干我,放过小艾,我求你老陈。」

  「我要干你,随时可以,难道你有选择不让我干吗?而且不到我话事。」
  我跪着再走到小李脚边,向小李叩着头说:「小李,我知你是老大,我求你放过小艾吧,要强奸,要口交,要虐待就在我身上干吧,求你放过小艾,让她走吧。」

  「放过小艾?那好吧,你愿意将所有符氏企业的股权转移给老闆,我们就让小艾舒服一点。」小李回应道。

  我绝望地垂下头不断哭泣,泪水如下雨般从双眼滴下,符氏不可以交给符国辉,但不可以将小艾拖下水而不管,但想到就算将股权转移给符国辉,他们又真的会放过小艾吗?

  我的心不停交战着该如何处理时,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呻吟声,我转身一看,见小艾的身体稍为动了一下,我走上前大叫着小艾的名字。小李走到小艾身旁,他拉下天花的铁炼将铁炼扣着小艾背部的铁炼,志荣就按动摇控器,将小艾慢慢的吊起来。

  「嘿,看来她就要醒了,可以先对她虐待一番。」小李笑着道。

  「不要,放过小艾吧,我求求你们。」

  「趁现在小艾迷迷糊糊的,我们先在小贱人面前轮奸她一次,让小贱人心痛也好。」志荣建议着。

  老陈己拉来椅子,将我扶起想将我缚在椅子,我不停挣扎及大叫,但根本斗不过他们,最终都被缚到椅子上。他们嫌我大吵大闹,又用一个特大红色口塞球缚着我的口,我只有「唔唔哇哇」的大叫着。

  志荣想将捆绑着小艾脚踝的铁炼解开,小李即时喝停志荣:「你又这样操心大意吗?刚刚在上面大宅你的面不是吃了小艾一腿吗?她踢你脚法明显不是乱踢,是跆拳道的踢法。刚才不是我在,你和老陈已经被她踢晕,救走了小贱人。」
  小李顿了一顿:「再将她吊高一些,双脚不能着地,就没有着力点起脚。」
  志荣听从小李我吩咐将小艾再吊高至双脚离地,小李将小艾的半截裙拉下,露出丝袜和底裤。小李将小艾锁着捆绑脚踝的和膝弯的铁炼锁头打开,松开了捆绑,他立即用一条舒伸棒脚将小艾双脚分开再将脚踝锁好,最后将舒伸棒固定在地上的铁扣上。

  小艾的意识开始回复过来,她被捆绑的口中发出「嗯嗯」的声音。我坐在密室旁边「哇哇」大叫着,又大力挣扎摇动椅子,最后椅子因我挣扎摇晃而翻倒在地上。手臂撞在地上,痛得我几乎晕了过去。

  陈志荣我扶起后,左手拉扯着我的头发,边责骂我小贱人挣扎跌倒,边用右手向我面颊左一巴右一巴的给我耳光,打得我金星直冒,面颊赤热红肿。

  小李喝停了志荣,并说要打我,打手脚好了。志荣不忿,恨恨的拉扯的的头发摇了几下。我望向小李,只见小李走到小艾身后,从后将小艾的底裤及丝袜拉下让她露出私处,再用中指伸入小艾的私处内,撩拨着小艾。

  小李一边玩弄着小艾的私处,小艾发出轻柔的「呀呀」呻吟声,好像是在陶醉之中。小李用另一只手搓揉着小艾的乳房。小艾的眼睛终於张开,表现出痛苦的眼神,她的身体稍为挣扎了几下,但全身被锁炼捆绑着变得徒劳无功。

  小艾被小李玩弄着私处,私处分泌不停流出。私处分泌弄湿了底裤和丝袜成了一团水渍。志荣见状将吊着小艾的铁炼放下,再为小艾套上颈圈,再用一条幼铁炼将颈圈及脚踝的舒伸棒连接,令小艾整个人弯起了腰到直角。

  小李对志荣说:「平时看你笨手笨脚,这些事却聪明得很,好,小艾的嘴巴就奖给你吧。」

  「小李,真多谢你,公司内除了小贱人,我最想的就是小艾,她娇小的身材,长长的头发,那双柔弱的眼睛,还有那张薄薄的嘴唇,真叫人按捺不住。」
  「你这个色狼,你点指想着小贱人和小艾?公司这么多女职员,最好全部都给你口交。」小李边拉下小艾的底裤及丝袜边说。

  「没错,会计部那个阿恩,半年前就是给我拉到公司后楼梯强奸的,谁叫她那天晚上有宴会,日间着了红色直身裙,黑色丝袜还衬上一双红色高跟鞋。我知她要走后楼梯到楼下送文件,就在后楼梯等她出现,就从后用哥罗芳迷晕了她,她迷迷糊糊的给我强奸及口交,那次真的很爽。」期间志荣已经拉下裤炼拔出了肉棒。

  小李脱去了裤光着下身,他的肉棒已经胀得快要爆裂。小李双手捉着小艾的腰,再将肉棒插入小艾私处。小李前后摇动着身体抽插着小艾,发出「啪啪」的响声。

  与此同时,志荣解开缠着小艾嘴巴的白布,伸手拔出小艾口中的布团。小艾被小李干的张口呼吸,而且不停的呻吟。志荣趁小艾将开口,就用手捉着小艾的下巴,想将自己的肉棒塞入小艾的口中,但小艾反抗摇头,但最终志荣的肉棒都塞进了小艾的口中。

  「哈哈,小艾你上班时如何表现得像个淑女,现在一样像个妓女一般,前后方都被男人玩弄着,你那淫荡的表情,完全表现出你压根底儿是个淫荡的女子。」
  志荣一边捉着小艾的头前后的摇动着。一边说着侮辱小艾的说话。而小艾口中只有「唔唔唔」发出声音。

  与此同时,老陈脱去裤子走了过来,用剪刀将我全身的捆绑剪开,余下手铐及口塞球,他一手将我捱倒在地。老陈走上前来,我怕得想起身逃走,但还没有站起来,他已一手拉着我的手铐不让我跑,我心想又逃不过被老陈强奸。

  谁料他从后捉着我的手铐,再将我捱到墙边的桌子上,屁眼传来一阵剧痛,老陈将他的肉棒强行插进我那个很乾的屁眼内,之前就算屁眼用电震棒插入震荡,最多都是屁眼被电震棒震荡而感到如便的不适,而从来没想像过没有润滑剂的情况下插入肉棒会如此痛楚。

  老陈不停在的的屁眼抽插着,我口中发出「哇哇」的痛苦声音,他将我压在桌子上,两个乳房磨擦着桌子表面,屁眼内的痛楚越来越强烈,感觉就好像被撕开一样。听到小李发出一下呻吟声音,就知道小李一定在小艾身上内射了,而随之传来志荣的声音:「喂,不要吐出来,乖乖的合起嘴巴吞下吧。」

  我被老陈抽插着屁眼,屁眼极度赤痛,虽然老陈的肉棒从后抽插都能触动到我私处的敏感部位,但我真的不想从老陈抽插屁眼中得到高潮。得抑压着自己,盼望老陈快点完事。老陈再用力多抽插了几下,肚子一鼓暖意,老陈就将肉棒抽出,再拉着反铐的双手要我跪在地上。

  老陈走到我面前拉起我垂下的头,我见到他那条肉棒佈满了血,他拉下我口中的口塞球挂在颈上,强将肉棒塞入口中:「把肉棒清洁乾净。」

  我含着肉棒,但我非常愤怒着这伙人将小艾拖下水,我毫不犹豫,大力用牙咬着老陈的肉棒,极想将老陈的肉棒咬断。但老陈一痛,已立即将肉棒从口中抽出,但已经被我咬损了。他非常愤怒,随手从身边拿来鞭子,不停抽打我的臀部。
  抽打了几下,小李阻止了老陈:「你现在鞭打小贱人已经没有用,她已经烂命一条,要打就打小艾吧,现在小贱人会着紧小艾的。」

  「说得也有道理。」老陈拿着鞭子走向小艾。我望向小艾,小艾仍然维持着弯腰的姿势,志荣不许小艾吐出精液,就用布将小艾的嘴巴封死。

  志荣走了过来,用皮带将我胸部连手臂一并缚起,又将将我双脚对折用皮带缚起后跪在地上。此时老陈已一鞭鞭的鞭打着小艾的臀部,小艾虽然受鞭打,但双眼流露出叫我不要屈服的眼神。

  我大叫着停手,但志荣嫌我嘈吵,就将挂在颈上的口塞球拉回塞入口中,但我「哇哇」的大叫着。志荣不耐烦,脱去我口中的口塞球,拿了另一个红色特大口塞球强行塞入我的口中,我含着特大口塞球,最后只可以发出「唔唔」的低沈声。

  老陈继续鞭打小艾,小艾由起初被鞭打时还有叫声,慢慢的已经没有反应,只见她每被鞭打一下,合上的双眼都紧紧的收缩一下。直至小李叫老陈停手,老陈才肯摆休。

  「我想今天已经够了,就让她俩休息。」

  「小李,那如何处置她俩?牢房只得一个。」

  「就将她们两人一并关入牢房。」小李回应道。

  「但不怕她们其中一个挣脱束缚,之后放开另一个,你知道这个小艾不易应付。如果给她们走了出去,可不是讲玩的。」老陈担心的问着小李。

  「老陈,你给这个小辣椒踢了一脚就害怕了吗?不要杞人忧天了,牢房不就是已经有锁了吗?」

  「但……」老陈口中喃喃自语,欲言又止。

  「不要怕,她俩由我捆绑,今天送来的货物志荣是否已经搬了进来?那些物品刚好用得着。」

  「就放在桌下边,让我拿给你。」志荣走到桌下拉出一个纸箱。小李打开纸皮箱,取出里的物品。

  「这些是?」志荣好奇的问。

  小李拿着两个半圆透明杯子,两个半圆杯子都有透明胶管连接着。

  「终於送来了、这是为小贱人订制的物品,用来盖着乳房,胶管连接着抽吸机,可以全天都为小贱人收集人奶,一滴都不浪费。」

  小李又从纸箱中取出一条银色金属棒和银色正方形金属板,小李将金属棒接上金属板放在地上,金属棒垂直直立在地上。

  「小李,这个东西有什么用?」志荣问道。

  「一会儿在小贱人身上示范给你看,不过我想请你到屋内帮我取点东西下来。」
  之后就在志荣耳边轻声说了后,志荣走了上楼上,不久就回来了。

  「老陈,志荣,先把小艾放下来,带入牢房,让我先将她缚好,至於小贱人,虽然被皮带缚得像糉子一样,要逃也逃不掉,但我想留她在这里多受点苦。」
  我坐在地上看着小李将拉扯着小艾颈项的绳子松开,再解开脚踝的舒伸棒,
        老陈和志荣两个各自一边挟着小艾入牢房

  小李为我戴上皮颈圈,一手拉扯着我的长发跟他走,小李拉得我的头皮很痛,无法下用被对折捆绑的双脚脆爬跟着他,直至走到密室中央后才停止。小李用锁头直接将颈圈锁在地上的铁扣上。令我的面颊贴近地面。

  小李跪在地上扯起我的头发在耳边道:「要知道你自己自身难保,静静的留在这里,不要乱叫,再触怒我们我们只会发泄在小艾身上,你给我好好的记住。」
  之后小李走进牢房,途中将小艾甩掉的高跟鞋踢到一边,之后就传来小艾的呼叫声,她大叫着不好,但随之而来是「啪啪」几声,老陈愤怒的说:「刚才的威风去了那儿?快来踢我吧,贱人。」

  随后传来小艾的哭泣声和他们三人的淫笑声,明显是小艾又再一次给他们轮奸。我跪在地上,将这一切听入耳中,我心里难过,不敢哼一声,因为我怕在牢房外乱叫,他们一怒之下令小艾受更多苦,如小李所言,自己都自顾不暇,又如何关心小艾?

  牢房再次来传出小艾哭着哀求的声音:「不要缚我,不要反缚双手,我应承不反抗,绳子缚得很紧、哇哇……缚得很痛,透不过气来,求求你们不要再缚了。
  哇……「叫了几声后就静了下来,我担心着小艾的人生安全,后来留心听到牢房传来」唔唔「的声音和哭泣声,就知道小艾的口一定被他们用口枷堵塞了,我的心才放下一点。之后再传来多声」哒哒「的鞭打声,虽然打在小艾身上,我只有躺在地上心痛着小艾。

  之后三人走了出来,将我的捆绑全部松开,原本被缚得麻目的双脚,血液再次流动而刺痛。

  小李逼我服了一颗药丸再灌了两杯水后,拿着麻绳想将我缚起时又转身回到牢房旁,取来一气黑色短裙及黑色丝袜裤:「看你这个小贱人,全身青一块瘀一块,两颊被老陈打到又红又肿,真是倒胃口,穿上衣服再绑你,快。」

  我急急将衣服穿上,小李带我返回牢房后,本想看一看小艾的情况,谁料眼前一黑双眼被黑布矇了起来,小李命我立即趴在地上,我依他话说,小李将仍然刺痛的双脚再一次折起捆缚,再为我着上那双细了一码的高跟鞋,再扯直脚掌后连大腿再捆绑起来。

  之后口中塞入了一个镂空的口塞球,老陈和志荣将我拖到牢房的铁栏边,背着铁栏跪在一块冰冷的金属板上。之后将我一双手穿过铁栏反绑起来,再用麻绳将胸部连手臂轻轻捆绑起后,就感到胸部的麻绳忽然收紧,而且身体向上升了起来,直至只有双膝支撑着身体才停止。随后胸部的麻绳被紧紧的收紧且被固定在铁栏上,之后手腕和手臂就被紧缚起来。

  当我以为已经捆缚完毕,恶梦原来才刚刚开始,全身只用双膝支撑着身体,双膝很快就疼痛起来,但真正的虐待现在才开始,感到有人将袜裤私处位置被人用剪刀剪开,私处就被插入冰冷的金属棒,而金属棒不断向私处深处插入,直至金属棒末端顶着私处内壁的顶部才肯停止。

  我不停摇头,口水不停从口塞球小孔流出,金属棒顶着私处虽然不痛,但令私处极度不适,而且极有尿意,不舒适的程度令我呼吸急促起来。

  「小李,原来金属架是这样用的,真是有趣,但何不用电震棒,这玩意不会动呀。而你手上的小匣子有什么用?」志荣心急地问着小李。

  「这个金属架的好处,是金属棒长时间顶着女人子宫顶部,为她带来不适,电震棒只会为阴道带来兴奋和高潮。至於手上这玩意是药物持续注射器,为病人持续注射止痛药物,但我另有用途,我会用来接上金属架,金属架的金属棒内藏有胶管,可以经过金属棒为子宫注入药物,但给小贱人注射器盛的不是药物。」
  小李轻轻一笑道。

  「老陈,我已经喂了小贱人吃药,一会儿过来为她戴上新买回来我乳罩收集人奶,现在开始要给小贱人吃好喝好,让她有足够营养制造乳液供小艾饮用。」
  小李吩咐着老陈的道。

  我被吊缚在铁栏旁,每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,金属棒顶着私处,我不停将腰伸直减少不适,但奈何绳子缚得太紧,将腰伸直又变得将绳子拉紧,只能维持一会儿又回到金属棒顶着私处的高度。

  此时小李道:「小贱人,你一定很担心小艾,现在就让你看一看她吧。」
  双眼矇眼布被解开,眼前的小艾令我大吃一惊,看得目瞪口呆,正想开声抗议时,一只手将我的长发向后一拉,头颅顺势向天仰望,我「唔唔」大叫,但一把长发已经被人用绳子束缚且被固定起来,我的头动弹不得,此时眼前只见铁栏上挂着一条水喉。水喉慢慢地一滴一滴滴出水珠,而水珠刚好落在口塞球上。水滴经过口塞球的孔再流入口中。

  小李走到我身旁说:「小贱人,我知道你有很多说话想说,不过我偏偏不让你说,你留在这里好好想清楚吧。」

  「志荣、老陈就这样好了,我们现在就出去,留下她俩享受吧。」小李他们三人将牢房的灯光调暗后就离开了地下室。

              第七章无尽折磨

  小李将矇眼布解开,眼前的小艾令我大吃一惊,看得目瞪口呆,出现在眼前的小艾身穿红色束衣跪在床上,还没有看清楚,

  想开声抗议时,一只手将我的长发向后拉再用绳子束缚被固定起来,头动弹不得,铁栏上的水喉滴出水珠在口塞球上。

  小李他们三人离开了地下室,我努力抬头望向小艾,想看一看小艾的情况,头还可抬起少许,勉强望了一眼,完全无法看清楚。

  抬头这动作连动着身体,水珠就滴在面上其他地方,起初一滴,两滴还可以忍受,但水滴太多打在面孔慢慢就开始感觉非常不舒服。就算因金属棒顶着子宫顶部不适,都只可以轻轻用双脚升高身体少许,让子宫顶部休息一下,但升高身体,头皮就会被拉得更紧,无法下只有降下身体,让头皮减少痛楚。

  我真的想看清楚小艾的情况,我停止了活动,任由金属棒顶着子宫。

  休息一会儿后,深深吸了一口集,忍着头皮的痛楚再抬起头看小艾,今次终於看到了小艾,我看到她后,大叫了一声后就大哭起来,头也回到原来位置,因为无法再看下去。

  我合上眼睛痛苦哭着,但脑海中不停出现小艾的处境,她穿着着红色漆皮束腰,黑色皮短裤和白色长筒皮手套,双手被反缚到背后,紧握着拳头。双脚穿着黑色丝袜脚踝、膝弯被合拢紧缚着,但最惨不忍睹的是,小艾被他们三人,将双脚及腰部折起捆绑,捆绑得就像一个皮球一样,而且被钩着胸部的麻绳吊起离床一尺左右的高度,因为身体重量,麻绳深深陷入小艾的肌肤之中。

  小艾口中被塞入黑色口塞球,而且是有下巴托带款式,令她不能张口,只能发出「唔唔」声的悲鸣,晶莹的口水一丝丝从口角流出在床上。

  寂静的牢房听到两个熟悉的低沈摩打声从床的方向传来。我心里咒骂着他们三人,将小艾缚得如人肉球般都不止,还将两个电震棒塞入小艾的身体内,令她肉体受尽折磨。

  小艾长哼了一声,之后又静了下来,看来是小艾因阴道插入了电震棒而得到了高潮。

  我本想闭上眼休息一会,但双眼一闭,身体稍为动一动,姿势稍为移动,铁栏上的水珠就打在面上,除此之外,小李接在金属棒上的注射器,定时有摩打声传出,将药物注入阴道。

  时间慢慢的流逝,地下室除了小艾身上的电震棒摩打声外,就是小艾口中发出的闷叫声,然而小艾又一次长哼了一声后又要静了下来。

  我绝对清楚小艾的痛苦,过往的日子之中都受过这些折磨,屁眼长时间插入电震捧,感觉有如便秘一样。阴道肌肉长时间被震荡而疲劳,起初的确会因快感得到高潮。但经过几次之后阴道就会酸软起来,分泌亦会越来越少,令震荡感更加强烈,身体完全不听使唤,在不想高潮下仍然出现高潮,阴道的酸软感觉传至全身,全身开始酸软起来。

  而在阴道极度酸软难受,连同屁眼的如便秘的不适,整个盆腔受到的虐待,这种痛苦绝对是不笔墨所能形容。而且加上紧身束缚,连一丝反抗伸展都不能,真是有如死亡一般的感觉。

  大约过了半小时,我的胸部因为药物影响,再次胀起,令原本被紧紧缚起的胸部变得更紧,呼吸更加困难。这时注射器的摩打又响了一声。

  我心里很是害怕,害怕着金属内的金属棒会挤出什么药物来折磨我。正是担心之际,阴道顶端传来一点点灼热感觉。感觉维持了一点时间后就消失了。所以没有留意,原因是刚被小李灌了两杯水,加上天花滴下的水滴流入口中,已经不知饮了多少水下肚,膀胱亦开始胀满,稍有尿意,但我知道牢房内佈满闭路电视,如果我失禁,他们会将影像录下来再用来羞辱我。我只有强忍着尿意,不让自己流出尿液。

  此时听到小艾的低沉哭泣声,看来将她迷晕的药物效力已经退却,她哭泣了一会后,口中发出痛苦的叫声,相信小艾的阴道被电震棒不停震荡,阴道已经变得乾涩和酸软。

  我的膀胱继续胀满,尿意更强,我勉强将头移开一点,让水滴打在面颊其他地方,不让水滴流入口中,两个被紧缚的乳房胀满得开始疼痛,人奶亦开始从乳头流出,弄湿了上身的衣服。

  就在此时,那个注射器的摩打又再响起,我害怕得心怦怦乱跳,阴道传来一股强烈的灼热感,由子宫的顶部慢慢的向阴道下方蔓延。

  子宫和阴道灼热难当,我不断摆动下身,但身体被缚在铁栏上,下身可以摆动的范围根本不多,而且越摆动身体,灼热感在阴道内扩散范围越来越大,我知道只会变得更糟,我停止摆动下身,合上双眼忍受着阴道的灼热,期待着他们三人回来。

 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,阴道的灼热略减,但注射器的摩打声又再响起来,我怕得全身颤抖起来,灼热再次从子宫内冒出,最气的是自己身体,阴道此时竟排出分泌湿润阴道,金属捧所挤出的药物,混和着阴道分泌液,令整条阴道都变成如火烧一般。

  阴道的灼热非常难当,双手不停挣扎,希望可以可以挣开双手的捆绑,但双手挣扎了一会,就感到一双手碗被金属环扣着,这才发现双手除了被麻绳捆绑外,原来被他们铐上手铐,双手越是挣扎,手铐两个金属扣就越扣越紧。无奈地连一双可以活动的手腕都被手铐铐着,不能活动。我心里咒骂着他们三人,口中发出痛苦的叫声,我和小艾的痛苦叫声,充斥着整个地下室。

  阴道灼热传遍整个下身,加上膀胱乳房胀满,全身被紧绑为单一姿势,双膝支撑着身体,头被向后拉扯固定着,使颈膊部位严重酸痛,整个身体可说是体苦不堪言,我只希望奇蹟出现,他们三人会回来将我松绑,但现实永远是事与愿违。
  奇蹟没有发生,他们三人当然没有出现,我对他们三人会回来松绑的想法亦随时间而消失。体力不断的消耗,最后眼前一黑,晕了过去。

           ************

  再次苏醒时,是因为阴道灼热刺激而醒过来,感到两个乳房依然胀满,直身裙的前幅已经完全湿透,膀胱已经没有尿意,一双丝袜湿透了,双膝跪在尿液上,尿味加上自己汗湿令牢房内的气味变得极度难闻。

  牢房内听不到小艾的叫声,忍着头皮的痛楚抬头望向床的方向,小艾仍然被吊在原处,身上仍有强劲的摩打声发出。

  我再将头抬起,发现天花已经没有水滴滴出,忽然一个黑影出现笑道:「喂,小贱人醒了,开始下半场好吗?」

  「现在就过来。」回应的是小李的声音。

  被拘束在铁栏上的身体慢慢被解放过来,只余下一双折起捆绑的双腿,我倒卧在地上,在地上匍匐了几步,摆脱了顶着阴道的金属棒后,再伸手将口塞球拉下:「私处很热,求你们,帮我停止。」

  小李走进牢房蹲在地上:「我就帮你一下吧。」之后他将一个胶盘放在地上,盘子内有一条冷得冒出寒气的白色冰棒。

  我二话不说伸手拿起冰棒插入自己的阴道内,但冰棒并没有为我解除灼热,相反地令我的阴道子宫更加灼热,我正想将冰棒拔出时,一双手已经被小李和老陈已将我双手捉住阻止我将冰棒拔出,而且两人合力将我双手扭到后方,「哢嚓」
  两声,双手又再被他们两人反铐到背后。他们为了我的阴道可以受到冰棒的刺激,小李用一条绳子将我一双分开的大腿在膝弯合拢的捆绑起来。

  合拢后的双脚,令阴道更加紧密地夹着冰棒,我痛苦地在地上扭曲身体和大叫,当我想开口说我愿意将股权转移给符国辉时,老陈将一条毛巾塞入我的口中,令我无法说话。

  我不停在地上扭动身体,此时望见被吊在床上方的小艾,原来小艾被志荣转移了方向,让小艾看到我痛苦挣扎的表情,而志荣更熊了确保小艾看见我痛苦,从后用手捉着小艾的头,再用手指强行将小艾一双眼睛张开,让她看着我在地上辗转反侧。

  冰棒的寒冷开始传送到全身,身体冷的颤抖起来,然而阴道和子宫却是灼热无比,我慢慢停止在地上扭动挣扎,望了一望小李和老陈,再转头望向小艾,双眼开始朦胧起来,渐渐的失去了意识。

  再次醒来时时,赤条条的躺在床上,身上发出淡淡香气,而且感到一阵洁净的感觉,相信是在失去意识时被带到浴室淋浴。

  身上没有被麻绳紧绑着,但取而代之的是各种拘束器具。两个乳头被夹子夹住和乳房被罩着,而且有一股抽吸力抽吸着乳头。颈项被戴上颈圈,双手被手铐铐在前身,而手铐被接上一条铁炼,铁炼另一端锁在床尾铁栏上,双手被铁炼牵拉着,无法屈曲,而双脚就被分开用脚镣锁在床尾,口被塞入口塞球之余,口中还被塞入布条,令齐个口腔都被填塞着。下巴被口塞球下巴托托起,令嘴巴紧紧的含着口塞球,除了无法吐出口塞球,连「唔唔」的叫声都发不出来。

  我轻力的移动头部,才发现颈圈被他们用三条铁炼固定在床头的铁栏上。虽然被三条铁炼锁着颈圈,但头还是可以左右转动。

  这时我听见「啪」的一声,我转头望向发出声音方向望去,只见小艾穿着桃红色的女仆装,头戴着白色蕾丝头饰,正是我被绑架禁锢前所订制的那一套。小艾双手被他们用麻绳在颈绕了几圈后,由手肾上方开始一圈一圈的捆绑到手腕,双手完全被缚得伸直起来,双脚穿着着白色丝袜和黑色漆皮高跟鞋就被对折用麻绳绑了起来,嘴巴衔着口衔。

  小艾趴在地上,正在用抹布清洁地板,因为双手不能屈曲,小艾只有用腰部弯曲才可以抹拭地板,而且还要跷起臀部。而小艾的女仆装的裙尾被揭起,志荣就拿着九尾皮鞭,看得不爽就鞭打小艾。

  我的心很难过,但我真的没有勇气去将爷爷的心血就断送给外人,无奈的要小艾受伤害。

  志荣鞭打着小艾:「给我把地板清洁乾净,你那个符绮华,撒得一地是尿,臭死了,还有你嘴巴流出的口水,看你还没有清理好,又再滴了口水在地上了。」
  话一说完,又是一鞭打在小艾的臀部。只见小艾嘴巴一丝丝口水从嘴角流出,一手抹完滴下的口水,嘴角另一滴口水就已经滴到地上,根本没完没了。

  志荣终於发现我已经清醒:「心痛吗?」又是一鞭打在小艾的臀部。

  「小贱人,有更痛心的让你看。」志荣冷冷的道。

  志荣拉开裤炼,拔出了勃起了的肉棒,一手扯着小艾头顶的头发,另一手就将口衔扯低,再二话不说的将肉棒塞入小艾口中。小艾起初不肯,极力反抗,但她知道反抗无效后,就任由志荣摇晃着自己的头去帮他口交。

  志荣怒吼着小艾:「用嘴巴大力含着肉棒!」

  小艾只是闭上双眼,任由志荣摇晃着头。我不忍看下去,将头转到另一边。
  但志荣就说:「小贱人,你为何不看?哈哈,你不看,一会儿完事后,我就将她像你一样,在阴道滴入辣椒油,让她的阴道子宫灼热难当时,再插入冰棒为她降温,哈哈。你继续望向另一边吧。」

  原来小李在我的阴道注入的是辣椒油,怪不得感觉似曾相识,我怕志荣真的会像小李般去虐待小艾,我急忙将头转回另一边,看着志荣强迫着小艾为他口交。
  小艾跪在地上,用一双被捆绑在前的双手支撑着身体,志荣为了得到更大快感,不惜将小艾的头高速摇晃着。而小艾闭起双眼任由志荣鱼肉,未几,志荣停止了摇晃小艾的头,将肉棒拔出,再用手在小艾面前手淫。小艾以为完事,她张开一双眼睛,谁料肉棒射出大量精液在小艾的面上。志荣不停手淫,直至肉棒射不出精液才肯停止。

  小艾一脸精液,她垂下头,口中吐出白色的精液。志荣一手将口衔塞入小艾口中:「谁让你吐出来,吞下它。」

  志荣俯身拉着小艾手腕的绳索,将她拉近铁栏,志荣拿出一副手铐,将小艾铐在铁栏上。

  志荣从地下室旁边拉来一只木马到地下室中央。之后走进牢房,除口枷外,将我从铁炼的拘束和乳房抽吸罩解放开来,带到木马旁。

  志荣将我双手像小艾般前缚起来,再将双脚对折捆绑。志荣从天花拉过一条铁炼,将铁炼上的铁扣扣上手腕的绳索,将我吊上木马。

  当我坐在木马上时就发现,原来木马是金属制的三角形,志荣除了要我骑在三角的棱边上,木马还有两条杵子,一条已经插入了我的阴道内,三角木马棱边陷入我的阴唇,痛苦难当,而且金属木马非常冰冷,令我全身打了一个冷颤。志荣将我双脚拘束在木马旁边,更在双脚大腿吊上沈重的法码,令我无法移动下身之余,因沈重的法码向下拉扯而使阴唇更加陷入稜角之中。

  之后志荣走到牢房边将小艾从铁栏解开带到木马旁,他用天花另一条铁炼吊起小艾和我背对背的坐上木马。

  志荣拿来两套十字形的手铐,将我和小艾的原本被麻绳紧缚的手腕和手臀铐在一起。又用麻绳将我和小艾的胸部脚和腰部缚在一起。之后志荣用两个颈圈将我和小艾的颈拘束在一起。

  志荣用黑布将我双眼矇起:「你知道这是什么玩意吗?」我摇了摇头。
  「要说这玩意就利害了,你一定感到有一个杵子塞着阴道口。你和小艾颈上戴着的颈圈装有水平装置,只要你低头就会令颈圈的水平装置启动杵子,但不是自己身上的杵子,是别人的杵子,要停止杵子,就要另一个颈圈水平装置启动杵子。」

  我虽然被矇着眼睛,但都可以幻想到志荣的面孔是如何讨厌。

  「有一件事我要跟你小贱人讲,你爷爷的遗嘱我已经弄到手,还以为你爷爷死后,符氏所有股权会即时转移给你。原来附加条文内你有一个股权监护人,你爷爷生怕你会将符氏所有股权被你败光,所以出此下策。不过调查所得,那个监护人也80多岁,是你爷爷的老伙伴,近日患上了脑退化症,很多事都记不起来了,老闆已经去了美国去找这个人,只要他肯签署授权书给老闆,就算你不签股权转让文件,老闆一样可以取得你爷爷那部份的股权,已经足够让他坐上符氏行政总裁的位置了。至於你,哈哈,这段时间老闆说过你交给我们享用,你放心,轮奸就一定少不了,至於要如何虐待你就交给小李了。至於事成后,据知小李已经安排好人口贩子和买家,只要股权一到老闆手,你和身后的小艾只会消失於这个城市,被卖去中东不知名的国家继续当被虐的性奴隶。」

  志荣说完,就听到他留在地下室一会儿后就离开了。我坐在三角木马上全身颤抖着,等待着悲惨的命运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             下一章——绝望之路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1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